忘彠

想约稿的咸鱼

_(:_」∠)_额,算是接之前的那个小条漫
鱼的控诉:秦缓他以前不是这样的,每次韩信把我偷走都是他找过来的,自从我可以化人之后,他现在看着这韩信把我抓走都当做没看见,看我溜了竟然还给韩信扔疾步之靴呜呜呜呜哇……

电话和书信之类的是没有价值的,无法相互拥抱就没有意义。——《NANA》

晏是妖怪世界的神,他的雕像矗立在圣坛中央,湘照常在圣坛前摆上祭品。
一个流浪汉上前试图拿走祭品,湘拦了下来,并将自己的食物分给他。
 湘给他讲了伟大的神拯救大陆的故事,教育道:“所以不可以对神不敬。”
“他只是个胆小鬼罢了。”流浪汉讲了另一个故事,一个疯小子爱上了一个妖怪,他疯狂到甚至为她弄来蓝珍珠,最后却错过。
“糕点是我妈妈做的,好吃吗?”
“糖又放多了。”
湘回到家,妈妈正在浇花,手中戴着一串蓝珍珠手链。

都是刀都是刀,老人家自己产糖就是了

有人认识这位贤惠的人儿吗